PBT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BT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6人进村砍树后失踪老树流血村里两老人偷偷私会揭开背后隐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09:11 阅读: 来源:PBT厂家

风止而静,树伤而殇!

在我国的南方的热带雨林中生长着一种很普遍的树它叫“龙血树”,当它受伤之后,会流出一种紫红色的树脂,把受伤部分染红,这块被染的坏死木,在中药里称为“血竭”或“麒麟竭”与麒麟血藤所产的“血竭”具有相同作用。

这种树,在这个僻静的小村庄就有。树是在老吴家门前的,至于是谁种的,老吴也不知道,他的爸爸,他的爷爷,他爷爷的爷爷,也许还要更久。

老吴是住在这个村最头上的人家,和他一起住的只有个傻子儿子,这儿子并不是一开始就傻的,以前,老吴家在这村里也是极热闹的一家人,自从山里被开发,树木被砍伐,村里的人都络绎不绝地离开了村子,老吴也打算走,就是正当他准备走的时候,他这唯一的儿子傻了,他也只会说“就在这,就在这”一直说,也只会这一句,这样说来,老吴的儿子是突然傻的。

村里到最后只剩下老吴一家,老吴想“也许是老祖宗要留住我守着家”,于是这想离开的念头慢慢地就打消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只剩下他一家人在这以后,他家门前的这颗树倒是经常可以看到有血流出,比之前还频繁。这个村子现在也就只剩下树,很多很多的树,也是很好很好的树,都是枝繁叶茂,这知道的人多了,来看的人就多了。

刚入秋就有人走进了村子,“傻儿子,看看,今年的学生又来采风了。”老吴只有跟傻儿子说说话,有时偶尔来几个学生问问路或是讨口水喝,老吴已经习惯了,每年入秋都会来些这学生模样的人,说是采风,老吴并不懂,听习惯了也好像懂了。

“这都啥时候了,那些采风的还没出来。”老吴自言自语着,老吴算着时间,按理来说采风的人应该出来了,老吴就想顺着进林子里的路瞅瞅,可还没到路口呢,就看见四五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树活了,树活了,它……它吃人了。”

带头的人吓得不轻,看见老吴像见了救星,一把抓住老吴瘫倒在路上。

老村庄有树吃人的消息就这样传出来了,还惊动了警察:“你们是六个人进村的?”

“对,对,我们六个人进村就是采风。”警察队的队长才刚上任,就遇上这怪事了。

他走上前,对正抽着烟袋的老吴说:“老乡以前这事发生过吗?”

“我们世世代代在这生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

“张队,树上有血,可并没有发现受害人。”

“现场都找过了吗?”张晓烨有些紧张了,活不见人,死还得见尸呢!“把树上的血拿回去化验。”

警察走了,采风的人也走了,村子又恢复了宁静。老吴刚天亮就去树林里了,他得去打些野味给他的傻儿子补补,越往里走,越安静,静的有点害怕,突然,老吴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回头发现是一个死尸。

警察又再一次来到老吴家:“昨天没有别的人进去?”“没,没有……”老吴吓坏了,这太平的村庄从此要不太平了。张晓烨仔细地检查着尸体,发现他的指甲里有些树皮,是什么树皮还要拿回去化验。这时张晓烨才注意傻子,傻子不说话,只是一个人在角落里,也许他是害怕,也许是傻的什么都不懂了,张晓烨摇摇头走了。

“一个在树里失踪,一个在树边死了,都是树……”

“张队,看来他们都是冲这树去的,刚刚查了那个采风队,他们就不是什么大学生,就是一伙赌树的。”

“赌树?那一般人可玩不起,赌树去山里干什么?树上的血化验出只是龙血树脂……”张晓烨的心里有太多疑问,他觉得有必要在村里住上段时间了。

张晓烨是一个人去村里住的,人多怕打草惊蛇,每天也不进山,只是陪着傻子玩,傻子跟他熟了,就跟他说些听不懂的话,比如什么魂啊,仙啊。于是张晓烨再去问老吴“傻子说有树魂?”“是真有,也是听上辈的人说,说是有人想把树砍了,可是等了半天人没回来,去看的时候发现人没了,就看见树流血了,所以没人再敢去砍树了。”

这晚,张晓烨没有睡,而是起床准备进山去,他在林子里发现了大量的龙血树,正当他想上前时,突然一个人影在树前晃动,那人影像是在树下挖什么东西。张晓烨兴奋起来了,终于可以抓到凶手了,可是正当张晓烨认真看时,却没有人,只有影子在晃动,不一会儿影子也不见了,张晓烨慌了,跌跌撞撞回到老吴家。

“张队,起来吃点东西吧。”老吴今早已经是第二次来到张晓烨的房门,依旧没有动静。

老吴便不再叫了,当张晓烨醒来时,发现已是中午了,他朝正屋看了看,没有看见老吴,也没看见傻子,他是太饿了,哪还顾得上这些,直接进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填饱肚子的。

厨房他还是第一次来,随便找些吃的便再次进山去了,他在昨晚看到影子的地方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异样,只是看见“龙血树”的血流了下来,他弄下些“龙血树”的血回去化验,希望可以发展新情况。张晓烨在村里住了几天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只能先回队里。他再次带回队里的血化验出来还是龙血树的血,他陷入了沉思。

老吴和傻儿子从山里打回野味,发现张晓烨已经不在家中,“儿子,你说咋们村是不是就不会再来人了?”傻子似乎能听懂,傻笑着。

吴天启是有名的植物学家,张晓烨也是托人才找到他,要一位60花甲的老人再去研究植物,毕竟精力是有限的,“怎么样?吴老?这是真的植物血吗?”

“你若是质疑我,爱找谁找谁去!”吴天启人老脾气也大,拿下老花镜白了张晓烨一眼。

张晓烨马上跟在后面陪着笑脸:“除了您,还有谁资质阅历有您丰富?”吴老虽不耐烦,却也敬业:“这血是龙血树上的血,现在干了可以做药材,极为名贵,因此,总有大量的人想从这里发财。”说到这,吴天启似乎欲言又止。张晓烨却看在眼里,也没有再追问,怕又不知哪句话得罪了他老人家。

村里到了夜晚格外宁静,安静的可以听见风吹过的每一颗树的声响,“但愿可以恢复平静了。”

“你该常回来看看的,毕竟它们对你是有感情的。”

“人老了,树也老了。”灯光下,三个人影,两只酒杯,旁边还时不时的傻笑……

“行动”张晓烨早已经蹲守在老吴家多时,他料想的没错,终于在今晚等到了他想等的人,其实他并不知道那个人竟然是吴天启。当他们冲进老吴家时,看见吴天启时还是惊讶的。“老吴”“吴老”吴天启和老吴相视而笑,似乎这个秘密他们终于得到解脱。

“血确实是龙血树的血,我怎么可能会让那些贪财之人去污染它。”

“老吴,为什么?”张晓烨还是不明白。

“你听过有树魂吗?树也是有魂的,它比人还更懂情,我那傻儿子要不是这树,早死了,他有天打猎回来,滚下山崖两天一夜,等我找到他时身上都是血,我以为他就这样死了,没想到回家把身子洗干净,他身上没有一点伤.

正好来山里考察的吴老先生看见,他说是龙血树救了他,身上的血是龙血树的血,这是在救他的命啊,要不是这血,他身上的伤不会全好,虽然醒来后啥都不会说,可总比死的好啊,可那些人怎么就是跟这些树过不去呢?两天三天的来,树死了,我们还咋活着?”老吴已经老泪纵横,张晓烨叹息着……

那些上山砍树人的尸体在一棵树里发现的,树里都是空的,大小正好放下个人。

这片山林被保护着,挂着禁止砍树,禁止进入树林的标志。村子最头上的人家依然住着人,住着吴天启和傻子!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