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T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BT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组团搞登陆作战演习所为者何

发布时间:2020-07-13 10:39:20 阅读: 来源:PBT厂家

美国媒体报道,本月18日开始,美国海军陆战队邀请23个国家的军方代表在夏威夷召开会议,其中超过半数来自亚洲国家,会议主题为两栖突击战术以及登陆作战演示。报道称,中国没有获邀参加美国海军陆战队首次举行的这类会议。美国海军陆战队一位发言人称,美国法律限制美中可以进行的联合军演类型。

最近一个时期,亚太的一些海域不平静,美国组团搞“登陆作战”演习,所为者何?真是想为地区带来和平吗?这很让人费解。略加琢磨,这名美国海军陆战队发言人的表态,其潜台词直指美国国会1999年通过的《2000财年国防授权法》及《迪莱修正案》。这两个法案,含有涉及中国国防建设、中美科技交流、所谓“间谍案”和防扩散及台湾问题等多项反华条款,禁止美军在至少12个领域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展交流。因此,这两个法案在通过之初就遭到我国政府的坚决反对,过去15年来一直是阻挠中美两军关系正常发展的主要障碍。

近来,美国国会个别议员和少数智库鼓噪禁止中国海军参加2016年美国海军主导的“环太平洋”演习,以此对中国进行“惩罚”,防止中国“获利”。这说明,美国某些人的冷战思维仍在头脑中作祟。长期以来,美国对华政策被某些个人和集团利益所绑架,恶化中美关系,符合美国某些反华势力集团的利益,他们并不真正关心美国在华利益。反华是美国部分政客不带任何政治风险的得分点。相反,即使站在美国利益立场上的所谓“知华”人物都要冒风险并受到指责和抨击。

美国一些人应该明白,事实已经证明,对华遏制政策既会危害美国利益,也无法阻挡中国发展。中美和则双赢,斗则两伤。比如上世纪90年代,美国国会部分议员利用国会年度审议美国对华最惠国待遇的机会,把中国妖魔化,费尽心思地想要取消对华最惠国待遇或给它的延长附加政治条件,引发国会和白宫之间对华政策大较量。部分议员的这类活动持续10年之久,结果两国都遭受很大伤害。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对当前妥善处理两国两军关系仍有启发意义。

两军关系是国家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成熟的国家关系必然包括军事关系,没有成熟的军事关系,成熟的国家关系不成立。因此,要站在国家关系的高度来看待和处理两军关系。两国领导人对发展新型两军关系达成的共识,两军在维护世界和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拥有的共同责任,使两军之间开展交流合作的空间日益广阔。

开展两军交流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恩赐,两军交流使双方都“获利”。两军交流利于相互了解对方战略意图,防止发生误解误判,在防止发生冲突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中美两军在包括“环太平洋”演习、反海盗和人道主义救援减灾等交流与合作中,既增强了互信,也为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受到世界多数国家的欢迎和肯定。

新的时代呼唤新的思维方式,安全上的零和观念和冷战思维与当今时代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潮流格格不入。信任始于交流。中美两国两军应在尊重与平等的基础上,加强对话交流和全方位沟通,客观理性地看待彼此的战略意图。奉劝美国某些政客反思他们仇视中国或毒害中美关系的做法,在处理中美两军关系时更加理智一些。

(作者为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 张军社)

相关报道:

美国在亚洲幻想威胁“有失风度”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的新书名为《如何与中国打交道》。这个书名透露出至少两个信息:一,中国是个值得重视的国家。二,美国还没有找到与其交往之道。

总结起来,这本书的两个关键信息就是“中国既让人担忧,又同样让人敬畏”。

理性之举,美国的对华政策应是国家间的正常之道,而不是赤裸裸的咄咄逼人。然而,美国在亚洲近几周上演的一连串外交和安全攻势证明,后者占据了上风。

美日防卫指针的修订升级了它们的防卫同盟,这使得日本可以随后肆无忌惮地在南海与越南和菲律宾举行海上联合军演。

国务卿克里访华之际,五角大楼透露正在考虑在南海争议地区以海上巡逻和侦察飞机形式采取有限军事行动,以强化它对中方行动的反对。

美国众议院刚刚通过的2016国防预算案,包括邀请台湾地区参与环太平洋军演的修正案……

保尔森的描述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美国的政客的想法:中国越来越好胜,不仅在全球市场上,还在与邻国激烈的领土争端中展示自己新长出的“肌肉”,不断谋求挑战美国主导的亚洲秩序以及全球治理体系的某些部分。

事实上,这种威胁源自美国的臆想,源自其对世界领导地位的狭隘理解。美国人看这个世界,都是无穷无尽的威胁:俄罗斯对美国怀着不共戴天的敌意;伊朗对盟友造成威胁;拉美的领导人反美;恐怖分子正占领地盘并发动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

昔日盟友纷纷加入亚投行的举动刺激着美国让这种臆想发展为一种病态。大力宣传一个危机四伏、敌人遍地的世界给人带来的是一种“安全神经焦虑症”。

《纽约客》3月份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对美国权势和影响力的真正威胁来自美国自身。具体地讲,是来自其日益运转不良的政治制度。政治瘫痪和政治演戏变成制度化并逐渐扩展,最后会掏空一个国家的活力。

其他国家与美国经济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还会受到更加巨大的挑战。但以任何一种标准衡量,美国仍然是老大。不过,为了维持这个地位,运用乔治·凯南的遏制理论此时并不合时宜。

美国要保持其领导地位,其主要责任和贡献不应是做首席空想家,而应是做最有影响力的现实主义者。必须用其独特地位,推动各国在多极经济秩序下合作。前提是它需要认识到:一,新世界秩序中的国家不再相信开发行动必须传播西方政治和经济价值观。二,它必须相应拓宽对世界领导地位的理解。(杨子岩)

遵义西装制作

绍兴设计工作服

荆州制作职业装

南昌职业装定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