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T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BT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情网络红娘网上下载中科院博士后[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6:04 阅读: 来源:PBT厂家

一位复旦大学的硕士生不去找其他部门任职,却做起了专门为高学历男女牵线搭桥的“网络红娘”。半年后,这位“网络红娘”因网络结缘,先把自己嫁给了中科院的博士后!一转眼,他们结婚快3年了,两个高学历的“陌生人”又是怎样在世俗生活的屋檐下继续演绎着这段网络爱情的呢?

爱有“前科”:

复旦才女谈了一场天下人尽知的恋爱

2002年,当龚海燕被保送到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读研究生时,全家人都为此高兴不已。但她的父母一直有块“心病”:龚海燕已经27岁了,还没有合适的男朋友。龚海燕明白父母的心思,有一次,她在电话里向父亲征询对未来女婿的要求,父亲只说了一句话:“不要再找残疾人就行。”仅这一句,龚海燕的鼻子一酸,泪水就哗哗地从脸颊下滑了下来……

其实,龚海燕也想尽快找到一个心上人,可是,就是因为她曾经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使许多想谈婚论嫁的小伙子都望而却步了。

这还得从龚海燕上学时说起。

龚海燕家住湖南省桃源县,家里虽然很穷,但她学习很用功,初三那年病休了3个月后,依旧考上了重点高中。为了筹齐学费,那年暑假,她每天顶着骄阳去卖冰棒,不曾想搭乘的便车翻了车,她受了重伤,又被迫休学了3年,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求学的梦想。为了重返校园,伤愈后,她南下打工了两年。1996年,她又回到学校复读,开始时,她除了语文,其他科目都不及格,好心人就劝她趁早回家结婚生孩子算了,这让龚海燕大为伤心。

就在龚海燕准备打退堂鼓的时候,同桌向她提到了一个了不起的男孩儿——方琼。他患有先天性眼疾,10岁那年做眼部手术失败后,陷入了永久的黑暗中。但他并没有向命运低头,凭着过人的天赋和百折不挠的精神,学会了钢琴、吉他、二胡等16种乐器,并多次在省里和全国文艺汇演中获奖,还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全国惟一的残疾人大学——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方琼的故事鼓励了龚海燕。此后,她每遇到困难和挫折,就用方琼的奋斗经历来给自己打气。两年后,她以全县文科最高分考入了北京大学的中文系!

龚海燕迈进大学校门,方琼正好刚大学毕业。这样,两个人从通信到相识相爱,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1998年10月,龚海燕收到了方琼为她录制的第一盘专辑——《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她听到了一个男孩儿用心演奏的爱情之声。从此,他为她弹奏浪漫曲子《透过开满鲜花的月亮》,为她写新歌《你的名字》,还为她录制了情书并用古筝配乐。2000年,方琼在北大附属医院附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院,许多人被盲人才子和北大才女的爱情传奇所感动,慕名来到方琼的按摩院里按摩,店里的生意一下红火了起来。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按摩院的生意很快就冷清下来,不到4个月,就亏进去了近两万元。方琼的脾气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坏,甚至埋怨龚海燕当时选错了位置,这让同样心急如焚的龚海燕委屈至极。

和方琼在一起,龚海燕感到最尴尬的是,她发现方琼很怕失去她,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女朋友是北大高材生。就连两人出去买水果时,他都会对卖水果的人“炫耀”地说:“你猜她是我的什么人?”对方摇了摇头。“她是我女朋友,在北大读书。”龚海燕每次听后心里都很不舒服,但她却不能发脾气,因为他是残疾人,她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因为没有成为众人皆知的歌唱家,自我感觉良好的方琼心情一直很压抑,脸上基本没有晴天的时候,甚至因为龚海燕不会骑自行车带人,他也要强迫她学。

走近方知不适。2001年,两人终因感情不合,只好分了手。

水到渠成:

网络红娘闪恋中科院博士后

一不小心,龚海燕就谈了一场天下人皆知的恋爱。分手后,她内心既有对方琼的负疚,也有对自己的自责。直到2002年,方琼和一个倾慕她的女孩儿结婚,回到了老家桃源县生活,她那颗不安和受伤的心才稍稍平复了一些。

攻读硕士的日子在紧张的学习中一晃而过。2003年夏,龚海燕情感的创伤已经结痂。眼看着自己已接近“女人三十豆腐渣”的尴尬阶段,她偷偷花了500元钱在远离复旦大学校园的一家婚介所进行征婚。对方见有复旦高材生来登记征婚,对她格外热心,一天给她介绍一个对象,但每次见面,都让她哭笑不得。一个男士甚至对她直言说:“大家都说女孩儿读到研究生、博士生一般都是对不起观众的,我没想过要娶研究生做妻子,我来约会,只是想看看读复旦的才女会丑成什么样!”

500元换来的却是一次“蒙羞”,龚海燕心绪难平。当郁闷的她把这话跟要好的研究生舍友一说,对方竟然也是“一身云锦少眼睐,黄花憔悴无人怜”。那一天,两个同病相怜的人猛地冒出了同一个想法:想办法把一些高学历的独身男女“交流”出去!这可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啊!

2003年10月,龚海燕开始了她的功德之举:她找同学做了一个交友网站,取名叫“世纪佳缘”。她在网站上提出要求:所有的报名者都必须是大专以上学历、独身,并以寻找对象为目的,所有资料要求原件审核。网站注册当天,就有一名同济大学的研究生报名。随后,上海交通大学一位帅气的博士又拨通了网站的电话。一个月后,网上居然聚拢了1000多人。因为所有会员的资料都要龚海燕把关,每天注册的硕士和博士很多,使她开始对会员的身份 “麻木”起来。所以,当网名为“神经元”的中科院博士后郭建增出现的时候,她并没有太在意。

2004年1月,会员POLY告诉龚海燕,一位叫“神经元”的会员收到了20多个女孩儿的来信,都不感兴趣,他很想见一见网站的“老板娘”。为了让龚海燕乐于接见,POLY还特意美言说:“他是中科院的博士后,内蒙人,长得一表人才,因正在做一个代表国家科研水平的实验没工夫谈情说爱,才想找‘网络红娘’速战速决。”而龚海燕却不着急,只淡淡地说:“我们先在网上接触接触吧。”

从此,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龚海燕忙完了网站的事,那边的“神经元”也正好从“果蝇的跨视觉和嗅觉模态”试验的枯燥数据中走出来。于是,两人通过网络慢慢熟识了。网上的“神经元”一点儿也不像他的网名那么“学术”,他在网上告诉龚海燕,他已经33岁了,曾经是一名业余运动员,所以空闲时间很喜欢户外运动。龚海燕也毫不隐瞒地吐露了硕士女生“白天愁论文,晚上愁嫁人”的烦恼,她甚至刻意和对方说起了自己那场“天下闻名”的恋爱,笑称自己是“天下闻名的没人敢要的老女人”,引得“神经元”在显示屏的另一端呵呵大笑,回复说:“有人敢和老虎同眠,难道没人敢和你共枕?我不信。”

2月15日,龚海燕组织了一场上海独身男女集体相亲活动,她特意邀请“神经元”来参加,直到活动结束,也没有看到“神经元”的人影。原来,那段时间,“神经元”刚好做了一个腿部的外科手术,但他还是偷偷派人来刺探了“军情”。“情报人员”把主持活动的老板娘形容得风采迷人,让“神经元”完全不顾自己“跛脚”的形象,急冲冲地第二天就要和龚海燕见面。

见面那一天,龚海燕看见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的男人满脸带笑、一瘸一拐地朝自己走来,她的耳边马上就回响起了父亲在电话里的话——“只要不是残疾就行”,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两人在龚海燕的住处聊了一个小时,主题只有一个:他给她讲自己的一场失败的恋爱经历。她当时根本没心情听他说,不耐烦地差点儿就把“这跟我有关系吗”问出口。“神经元”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离开时,对她解释道:“这是打球摔的,刚拆掉夹板——不过,再过一周就好了。”说着说着,他竟有些脸红了。说来奇怪,在“神经元”艰难地迈步离开小屋下楼梯的那一刻,龚海燕突然感觉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心疼……

一周后,龚海燕下班刚走下楼,就看到“神经元”远远地正对着自己傻笑。见她走过来,他先是原地蹦了几下,又跑了几步,这才郑重其事地对龚海燕说:“请验明正身,本人身不残、心没病。”还没等她醒过神来,他已经从车棚里推出来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请上我的车。从今天开始,由我当车夫接送你上下班。”“神经元”酷似相声演员似的神情和动作,让龚海燕终于忍俊不禁,对着他就是一阵粉拳。

一名潜心于国家级攻关实验项目的博士后,竟然能坚持每天骑很远的路来接送自己上下班,这已经让龚海燕很感动了。令她想不到的是,在她28岁生日那天,他用他的旧自行车把她带到一块青草地上,并展开一块塑料布,摆上她爱吃的肯德基、开心果、卤牛肉和干红葡萄酒为她庆祝。两人在席地品尝了美酒佳肴后,他又变戏法似的“变”出了生日蛋糕,为她点上了生日蜡烛。在她闭着眼睛许过愿后,耳畔忽然幽幽地传来了张爱玲的爱情名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他的声音低沉而深情、浑厚而饱满,爱好文学的她被深深地打动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坐在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整天埋头于枯燥实验里的博士后!

这个生日,郭建增没有送给龚海燕玫瑰,而是送给了她一副眼镜。他“狡黠”地对她说:“我相信这是你最需要的。”他的话让她耳根一红。因为前几天她一不小心把眼镜架弄折了一条腿,一直用透明胶粘着将就着用,正打算哪天去换个镜架呢。她的心被这份细心感动着,满足地表扬他:“实验室里的男人果真心细!”

第二天,龚海燕压抑不住内心的欢喜,她在日记里写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浪漫和理性集于一身,粗放和心细融于一体,我竟然会如此快地在他面前城池尽失、束手就擒……憧憬中的幸福,就这样来临了。我要抓住迟来的幸福,下定决心把自己嫁了。”

就这样,4月8日,龚海燕心甘情愿地让这个相识才3个月的男人用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载进了民政局。出来的时候,郭建增把两本大红的结婚证书塞到她手里,戏说道:“今后,我的归你,你的也由你管,多赚啊!”

那一天,两人在网上发出了“王子和公主开始了幸福生活”的消息,网友们发过来的玫瑰和精美的贺帖堆成了山,让这对大龄高知青年体验到了一种期待已久的别样的浪漫……

家有铁律:

每天为老公做一顿晚餐

复旦研究生龚海燕和中科院博士后郭建增网上相识3个月就结婚,身边的人都认定他们是“老房子着火——一烧就没”。

两个人真正生活到一起,才慢慢发现双方都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谈情说爱”。“世纪佳缘”的会员越来越多,天天和会员打交道有许多细碎的工作要做,所以龚海燕要花很大的精力去和会员建立联系和组织各种促进会员交流的活动。除此以外,为了保证网站的正常运行,她还要想方设法去寻求合作和融资,每天早出晚归,连周末也很少休息;而郭建增的实验已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他正代表实验组赶写论文投往《科学》杂志……两个人都有事业在身,怎么样亲密相处呢?

结婚一个月后,网站的工作人员发现龚海燕把她的昵称改成了“每天为老公做一顿晚餐”。从此,原先酷爱加班到很晚的她一到下班时间,就强制自己“收工”到公司附近的菜市场买好菜等夫君来接自己回家。这样一来,她常常会把工作带回家去做。有时熬夜太晚,郭建增便会心疼地劝她:“你早点儿休息,不要熬出熊猫眼,剩下的活我来帮你做。”可她哪里忍心让在实验室忙了一天的老公再受累呢?惺惺相惜的两个人互相心疼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两个人一起休息,享受忙碌过后的缠绵和放松……

郭建增从事的是应用科学的研究,所以他的爱情表达也很实用。至今为止,龚海燕很少收到丈夫送的花,但是他知道她维护网站很辛苦,婚后不久,就花1万多元给龚海燕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几千元买了一个数码相机。在上班路上,他会给她买她爱吃但价钱不低的樱桃,一边买还一边正儿八经地夸她这个习惯“很科学”,告诉她电脑族就应该多吃樱桃。而最令她感动的是,每个周末,他都会骑着自行车载她在上海的街道上做“逍遥游”。从小在内蒙古长大的郭建增有着北方草原汉子的体格和不羁的情怀,他坚实的后背诱惑着她靠上去,她温柔的缠绕则给了他实验室外的激情和动力,而这辆破旧的自行车,就成了他们在繁华的大上海车游的“奔驰”!

2005年复旦大学研究生毕业后,龚海燕没有去找工作,而选择了移师北京继续做自己的“网络红娘”。她征求丈夫的意见,郭建增支持她说:“只要喜欢,你就做。你到哪里,我就跟随你到哪里。”淡淡的一句话,让很少流泪的龚海燕泪如泉涌。

果然,2006年,因一篇业务论文刚被评为“2005年度代表中国科学研究水平十大成果”的大博士,在龚海燕来到北京不久,就从上海申请调到了北京。她笑问他是不是不放心她,他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回来监督你早睡早起和每天晨跑。”原来,从事了多年科学研究工作,每天在实验室里埋头至少十多个小时的郭建增特别看重运动对身体的价值,从结婚开始就是龚海燕这个“赖床狐狸”的克星。到北京以后,虽然两人是租住的房子,但这并不能影响他们把小日子过得从容而快乐:龚海燕每天都会在他的督促下早起,两个人一起到离家不远的公园跑得大汗淋漓地回来,然后,两个人一起洗澡,一起吃早点,再一起出门。

如此忙碌的两个人,白天注定只能“相忘于江湖”,但好在还有晚上的时间可以做些弥补。不管多忙,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龚海燕都会赶回家,为他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郭建增也会放弃所有的应酬,回家吃那顿“老婆传情专餐”。而为了这顿“传情专餐”,这位拥有200多万名会员的“老总”,在全国大部分城市开展专场活动时,竟然很少亲临北京以外的现场!郭建增则更为低调,回到北京快一年了,还没打过10次车,而且他自己从不接受采访。他对她说:“不管别人把你写成什么样,你都只是我亲爱的老婆。”

2007年情人节将至,龚海燕提起郭建增婚后两年多来给她的“怎么也爱不够”的感觉时,脸上溢满了无尽的幸福和满足:“我每年都要张罗一次情人节派对,却没有时间给自己安排一个像样的情人节。但是,我很庆幸自己在青春的尾巴上抓住了这份幸福情缘,因为彼此找对了人,我们的日子天天都是情人节。”

或许是为了回报爱吧,从2003年到2007年5月,龚海燕已经先后为“佳缘”融资2000多万元,但这些投资都快消耗殆尽了。“公司一直都是入不敷出,”龚海燕很有“大家”风范地对记者说:“现在就谈赢利不现实,‘世纪佳缘’是一份感情事业,下一步我希望吸引更多的风险投资公司来关注现代人情感问题,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将红娘事业进行到底了。”

龚海燕兴奋地说着,郭建增一直侧身拥着她,在一旁频频点头,完全是一副妇唱夫随的乖模样。他们看上去就像已相识千年,一时让笔者忘了这是在短短3个月里“下载”的爱情姻缘!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